——公子开钱💰

竞千-50°fly

竞千-50°fly

*昨天刚去电影院看了50°fly,来个现代器械操作,合理玩狼,肉柴,日常ooc,一度怀疑写的不是小王是愉悦的温皇= =不喜勿入喔。

*一边胃疼一边码,胃疼真的蓝瘦,香菇

直接放链接,应该能开吧???不能开的话评论说一声。

https://shimo.im/docs/PAuZViIaO0o9aAIP/ ã€Œç«žåƒ-50°fly玩法」

【吞雪】真假-汉尼拔AU

不出意外的话是ooc的,太久不写文,最近正好重温了吞雪和几个陈年cp,复建写一下,所有有关心理的都是瞎BB,不要考究啦,当然也可以指出问题,阅文快乐~


剑雪无名不是第一次来到这个办公室。和常人对心理咨询惯有的抵触情绪不同,剑雪无名对于接下来的谈话总是带着一丝期待,一点对未知的好奇,仿佛不是进行一次治疗,而只是老友之间的对谈。

推开厚重且花样繁复的木门,剑雪无名毫不犹豫地踏入他人的范围,却无任何的紧张和无所适从。

他的医生早已准备好茶水,在面对着的两张单人沙发的其中一张坐下。见他来了,医生没有起身,只是示意他一同坐下。

“剑雪无名。”

“叫我剑雪吧。”他更正医生的称呼。

“剑雪无名。”医生依旧这么称呼他,剑雪抬了抬眉毛,也不继续坚持。

“最近有新读了什么书吗?”医生似乎不打算直接进入主题,先是问了点日常小事。

剑雪无名点了点头:“依旧在读一步大师的《莲华经》,有所感悟。不过…”

“不过什么?”察觉剑雪无名言语中的停顿,医生倒是维持了自己沉稳的语调,顺着剑雪无名的话提出了自己的问题。

剑雪无名从随身的包里掏了掏,拿出了一本线装的书,还是从右向左翻的传统样式,深蓝色的封面和上面的褶皱也显示了它所经历的岁月痕迹。

剑雪无名直直地维持着把书递出去的姿势,示意医生去接。

医生本来只是随意一问,也没想到剑雪无名会随身带着这本书,只好接过。

封面上只有书名——《一莲托生品》,没有作者名字,没有出版社名字。怕是什么小摊上淘来的三流小说吧。医生这么想。

“这是一个朋友给我的,本应从未见过,但是拿到的时候就有一种熟悉之感。你知道,最奇怪的是什么吗?”剑雪无名用清亮的眼神注视着他的医生,仿佛一小洼清水,直彻心底。

没等医生回应,剑雪无名继续说道:“这本书的主角有三人,其中两人和你我同名,剑雪无名,与吞佛童子。”

被唤作吞佛童子的医生听着剑雪无名的讲述,翻开了第一页。

“故事讲的是,在遥远的北域,有两名剑客,一名为人邪,一名为剑邪…”剑雪无名的声音如同他单纯的眼神一样清亮,很容易让人产生好感。

剑雪无名微微前倾着身体。“一人找寻过去,一人追寻未来。你说,是找寻过去的人更辛苦,还是追寻未来的人更艰难呢?”

吞佛童子随着翻书的动作渐渐锁紧了眉。

这本书,除了封面,里面,没有一个字。

“立场不同,想法不同,会有不同的答案。”

“如果是我,答案一直是一样的,你知道的。”剑雪无名垂下眼,放在膝头的双手不由得攥紧了些。

“你说的第三人,是一剑封禅?”吞佛童子停止了翻书的动作,把书倒扣在膝盖上,再度询问。

剑雪无名点点头。

“这次的一剑封禅,是什么样的?”

剑雪无名低下头思考了一会儿,然后眼神飘向窗口,开始描述那个人。“他,依然很像你,一样的面容,一样的固执,一样带着点风雪冰冷的味道。他会耐心地回答我所有的问题,会强硬地要求我吃肉…”说到这儿,剑雪无名忍不住带上了一丝责怪的味道。

“你茹素?”

“你知道的呀,佛家弟子见不得杀生,自然是茹素的。”

“剑雪无名,这是我们第二次见面。”

剑雪无名笑了,眼眉弯成了月牙样。“你说什么呢,一剑封禅?”

“你刚刚还叫我吞佛童子。”吞佛童子依然是那副岿然不动的样子。

剑雪无名抬起身体,掩住了吞佛童子盖在书页上的手。“吞佛童子,和一剑封禅,本来就是一个人呀,我都知道的,你怎么不知道呢。”

吞佛童子就这样看着剑雪无名距离很近的眼,波澜不惊。

“时间到了。”

 

吞佛童子其实并不是第二次见剑雪无名,他观察他很久了。

自从他第一次以心理顾问身份为苦境警察局提供咨询服务开始,他就知道有剑雪无名这个人,偶尔在警局也见过剑雪无名飘飘忽忽地走过去的样子,仿佛一个幽灵。

警局一把手素还真难得见工作狂吞佛童子对一个人表示出感兴趣的样子,自发地给他介绍剑雪无名。

“剑雪他呀,是我们这儿最好的犯罪分析师,他的共情能力可不是谁都有的,只是…”素还真话说了一半,闪着一双亮亮的眼睛等着吞佛童子主动询问。

“只是?”吞佛童子配合着问了。

素还真拿起刚得了的茶,喝了一口,才慢悠悠地说道:“他的精神状态一直不太稳定。”素还真一边说着,一边观察吞佛童子的表情。“正好,你也是优秀的心理医生,要是你能帮我调整好剑雪的状态,也算是为民造福的大功一件呀。”

吞佛童子抬了抬眉毛,不置可否。

倒是素还真,自那之后就屡屡鼓吹剑雪无名来见吞佛童子。剑雪无名一开始是不愿意来的,但耐不住素还真一趟趟的跑,还是去了。素还真有一种当了月老的蜜汁感觉…

当然,这也是后话了。

吞佛童子有些好奇剑雪无名的共情能力到底有多出色,无事的时候,他会跟着剑雪无名,沿着他的生活轨迹一路走。

剑雪无名的生活很简单,除了在学校教书和在警局的顾问工作,只有几条狗陪着他。和狗在一起的时候,他最放松。和人在一起的时候,即使作为教授,他都显得有几分拘谨和小心翼翼。可以说,除了共情能力之外,他是一个内向的普通人。

但剑雪无名也有一些吞佛童子看来无伤大雅的小毛病。

剑雪无名会梦游。梦游的时候他可能会走出家门,绕着家门口的树走上几圈,再回到床上。吞佛童子不会去叫醒他,反而他对此也很好奇,为什么他只绕着那几颗梅树走,而不会走远。

剑雪无名还有一个想象中的朋友,叫做一剑封禅。不同于一些孤独的小朋友为自己想象的玩伴,一剑封禅总是以不一样的面目出现,有时候是一名剑客,有时候是一个烤肉的,有时候是一个近似于百科全书的存在。吞佛童子经常能看到剑雪无名一个人的时候,会向身旁的空气询问一些光怪陆离的问题,之后隔了一会儿,仿佛得到了答案一般,点点头继续问着下一个奇怪的问题。

吞佛童子对这样的剑雪无名更有兴趣了。为什么要治好他?这样的他,破碎而美丽,正是自己想要的。

 

最近剑雪无名醒来的时候,都觉得身体特别累,仿佛走了很长的路,双腿的酸胀感让他无法忽视。他坐在床上静静思考,然而并没有任何相关的记忆。剑雪无名不是一个会深究的人,于是他放弃了,不再去想。

今天虽然是周末,但是他必须要遵循自己的安排。如往常一般带狗出去溜了几圈之后,他驱车来到医院,倒不是因为自己生病,而是来看一个人。

这个人,叫做朱厌,是剑雪无名前段时间提供咨询的一桩案件中的唯一幸存者。他的母亲早亡,父亲迷恋着他,杀了好几个长相有一点相似的年轻男学生,最后甚至想杀了朱厌,还好剑雪无名及时赶到,击毙了犯人。

那也是剑雪无名第一次开枪,作为一个教授和咨询顾问,他自认为没有配枪的必要,但被素还真逼着还是带了,只是没想到那天就用到了。

朱厌其实了解父亲对自己扭曲的感情,但是一直假装不知道,不了解,不去碰触,以沉默去拒绝,直到自己最好的朋友也被父亲杀死,才有了动摇,有了反抗父亲的想法。

但那毕竟是带自己长大的父亲,在自己面前被杀死,自己又成了孤儿,不可能有人毫无动容。于是,剑雪无名常常来看他,经常是什么都不说,什么都不做,只是坐在朱厌旁边看着他,或者看看书。

其实朱厌已经满了十八岁,具备了独自生活的能力,以后怎么样剑雪无名应该是管不了的,但是剑雪无名的内心总是有一种说不上来的内疚感,驱使着他一次又一次地为朱厌奔忙。

“不如…”

“我能和你回去吗?”两人几乎是同时开口,然后均是一愣,仿佛心有灵犀的想法。

 

朱厌就这么跟着剑雪无名回了勉强可以称之为家的地方。

来了没有几天,朱厌很快就熟悉了这里,剑雪无名住的地方实在不大。从小神经敏感的朱厌发现了有人在注视着这里,注视着这个两人居住的地方。不知道其来意为何,朱厌也就没有贸然告诉剑雪无名。

这天,朱厌下去倒垃圾,他很习惯黑暗,因此没有点亮楼梯间的灯,慢悠悠的晃下来,脚步轻悄悄的。

果然,他站在楼道的阴影里,看到了不远处有个穿着胶质雨衣的人。

那是街灯的死角,看不清那人的脸,要不是朱厌视力过人也发现不了他。

朱厌真的讨厌这种被人注视的感觉,就像之前被父亲注视的感觉一样,不管有没有恶意,都让他感觉全身发毛。

正想着,那人改变了抬着头的姿势,把头转向他的方向。

他发现了吗?朱厌不由得又往黑暗深处挪了一步。

那人静止了几秒,转身走了。朱厌长舒了一口气,希望只是自己太过敏感了。

回到了家,剑雪无名已经在沙发上睡着了。

朱厌皱眉,最近剑雪无名睡的越来越早,有时手里还做着别的,就那么睡着了,有时即使醒着,也是浑浑噩噩,叫他也似乎听不到一样,真是有点奇怪。一开始只当剑雪无名要兼顾两边的工作累了,现在却不得不让他担心。

是时候采取一些措施了。

想到这里,朱厌从剑雪无名的包里翻找着手机。

“嘟嘟——”

“您好,请问是素局长吗?”

 

吞佛童子不知道为何最近观察剑雪无名的时间越来越多,在自己都没有注意到的时候,投入了太多的精力,连本应最喜欢的事情都做的少了。

吞佛童子很饿,那是一种从灵魂中泄出的感觉,如影随形,无法摆脱。这样的感觉在看到剑雪无名的时候越来越清晰,越来越深刻。仿佛站在深渊旁边往里看,明明什么都看不到,但就是想舍弃一切跳进去。

他一如以往优雅地切割着瓷盘里的菜肴,慢慢把肉切成小块,送一块入口,却没有满足感,发涩且酸。

讨厌的人连做出来的肉都被毁了啊。吞佛童子叹息。

“叮咚——”手机因收到讯息而发出了提示。吞佛童子停下进食的动作,去够手机。

手机的屏幕发出幽幽的光。

是素还真。

鱼上钩了。

 

新一次的治疗,是朱厌带着剑雪无名来的,朱厌放不下心让现在这样精神不佳的剑雪无名开车。

吞佛童子依旧坐在老位置上,看着朱厌把剑雪无名安置在对面的沙发上,没有动作。

倒是朱厌被吞佛童子的眼神看得发毛,就像那是被雨衣中的人注视着的时候一样。朱厌本是想陪着剑雪无名的,但是吞佛童子说心理治疗是隐私的,不能有旁人在场,还会影响效果。

朱厌不得不离开。

在朱厌带上门之前,吞佛童子突然开口:“你很喜欢他吗?”

朱厌被问的一愣,思考了一会,回答道:“他是一个很好的人,会是一个合格的父亲。”

吞佛童子没有回应。

治疗室又只剩下了他们两个人,吞佛童子起身,站在剑雪无名旁边许久,看着他失神的双眼和迷茫的表情。显然,他现在已经不知道自己身处何处,身旁有何人了。

似乎就只要这样静静地站在他旁边,自己的灵魂就不再叫嚣,可以再度回归沉静。

这样很好。

作为陪伴的回报,吞佛童子愿意做他的一剑封禅。

只要剑雪无名还想要。

 

苦境警察局的素局长这两天处于生人勿近的状态,大家都小心翼翼,生怕一点点的错误就能让一贯脾气还算好的素局长彻底爆炸。

“是劣者错了,不应该让剑雪去的,没想到吞佛童子竟然弄假成真了!还把那孩子一起带走了!”

“好了素还真,本来出这种馊主意让剑雪去做什么卧底你就傻的可以,赶紧别吵了把人找回来才是要紧。”素还真的师弟,也是警局的二把手——谈无欲难得“劝慰”自家师兄。

但他们都低估了吞佛童子的藏匿本事,只要他有心,躲避追查不是难事。

故事真假又如何,吞佛童子想让这其为真就能为真,想让它假就能作假,他想要的,从来不是一个故事,而是故事中的人,至于在故事中扮演什么角色他并不在意。

剑雪无名,你是我的了。


想儿子啦,儿子大名慕念卿,人家比我早就有媳妇啦嘻嘻☺️☺️

【群宣】长车接龙!!!点进来不会吃亏不会上当!

这是一个充满诚意的历经半个月的没羞没臊的超长超污群(Jie)宣(Long),有图有文,生动形象的说明了部长对菇的感情和群员们对苏部长和搞菇的渴望!


警告:daddy kink, éƒ¨åˆ†è§¦æ‰‹ï¼Œå„种play

噫~~~~~


感谢群里的各位大佬!
我们的目标就是搞事情!

上车点下面!!!

http://m.weibo.cn/3937130539/4059208800284707


群号:484212376
开门密码:阿拉霍洞开!

一起来搞事情呀旁友们!!!

从早上9点到晚上7点的行程😃😃😃
腰酸背痛感觉经历长征啊QAQ 集到三个签名还是很开心!!
下一次见BC可能是在国外了嘤_(:3」∠)_
吹一波欧美明星!真的好暖呐!签名合照有求必应完全没有架子而且360无死角!!!
主吹女神Tilda!179cm简直美炸!我无法用英语吹啊😂😂😂
白学英语了好吗! 我爱我的欧美圈!我要再粉一万年!!!

大峰世界无敌可爱~和温柔体贴的连先生(づ●─●)づ

真的无法用言语形容他们的美好_(:3」∠)_

今天努力想让彭彭注意到我想给大峰问问题,最后没问到,心疼一下我自己,为自己续一秒|・ω・`)

我的白衣夫夫最甜!哎呀Evan你的手!

哎呀易恩你的眼神收一收好吗(」゜ロ゜)」

大家自己感受一下孟章王的可爱颜值和肌肉(」゜ロ゜)」

在p图的过程中已经被可爱哭了(づ●─●)づ

第一张真的被撩到了_(:3」∠)_

好可惜熊老师没有来,彭彭一个人还一直被cue😂😂😂

【钤光】七年之痒,完整发车!

两仪小课堂之钤光篇:七年之痒 çŽ°ä»£au

ooc注意!ooc注意!ooc注意!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有不适不要打我!

有序上车!!

日常安利' @甲戌时人 


完整版戳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022252898227149

 

公孙老师最近很苦恼,为什么呢。

自然是因为他家中那个小霸王,陵光同学了。

其实叫他陵光同学已经不是很准确了,因为虽然公孙在陵光高中的时候做过他的语文老师,但自从他们在陵光毕业后确立关系,已经过去七年了,因此,这个称呼只有两人在床上的时候才会提起,权当了床上的情趣。

但要说公孙钤自己的想法,作为一个优秀的人民教师,他其实是对这个称呼是拒绝的,因为每次陵光在床上这么喊他,那一夜他必然会做梦梦到年级主任和校长在他身后追着他打,怀着对失去工作的深深恐惧,公孙钤每次听到陵光这么喊他,都会感觉自己的后背发凉,可陵光偏偏喜欢这套,以至于每次上床公孙钤都想草草了事,但自己也没仔细想这件事,直到......

 

这一天,公孙钤难得下午没课,本想去接陵光下班,却听到他一边走出公司门,一边在和孟章在打电话。

“小绿,我觉得这样下去不是办法,我可能想...分手了...”陵光用一向软糯糯的声调,还带着点哽咽的感觉,“不然为什么他每次都把和我上床当成任务去完成?”

“你想多了,公孙他是真爱你的,你为什么不直截了当的和他谈谈呢?”孟章性子好,慢慢的劝他。

“我不管,就他那样每次都一成不变的,每当我想和他说换一种他就用一种教育学生的眼神看我,搞得我像祖国花园里的霸王花一样,我已经受够了,我要去找裘振,也总比和他再这样耗下去的好!”陵光越说越激动,甚至还提到了公孙钤一直以来的痛点——陵光的青梅竹马,裘振。裘振和陵光那点事情,作为同样和陵光一起长大的孟章早就告诉过公孙钤,并且万万叮嘱他一定要看住陵光,要不是裘振在高一时候出国了,他和陵光这事儿根本不可能成,甚至还暗地里暗示过他,陵光有可能只是把他当做裘振的替代品。

要说公孙钤完全不在意陵光和裘振的事情肯定是假的,不过,听了孟章的话,他的确有注意过陵光和裘振的来往,裘振这人也是很正直一人,说了对陵光已经没有了想法也是真的,人家已经有。只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听到陵光这么说,公孙钤心头一紧,觉得,如果再不做点什么,陵光很有可能真的要和自己分手了。

于是,他没上前去接陵光,而是直接去找了好友仲堃仪。

 

这仲堃仪还有另一个身份,孟章的男朋友。这俩的相处方式和公孙钤与陵光完全是倒了个个,仲堃仪天天拉着孟章尝试各种乱七八糟的东西,孟章虽然一开始不愿意,到最后也只能半推半就的任他为所欲为。

仲堃仪和公孙钤虽然也是好友,不过仲堃仪经常会拿公孙钤的床上事情说笑,觉得他没有意思,像陵光那样闹腾的性格,必定是个不安分的主,却偏偏遇到公孙钤这个书呆子。

听了公孙钤的叙述,仲堃仪先是一愣,然后毫不做作的大笑了两分钟,公孙钤只得等他笑完。

仲堃仪笑的前仰后合,丝毫不给公孙钤面子,搞得咖啡厅里的其他人时不时的向他们投来责怪的目光。“哈哈...哈,这件事,我支持陵光...哎呀不行,让我再笑一会儿...”

公孙钤无奈。“有这么好笑吗,我是来找你想办法的,不是给你来提供笑料的,你还是不是我好友了??”

仲堃仪好一阵才让自己缓过来:“小包子真要因为这个和你分手,肯定是积怨已久了。你老实和我说,公孙老师,你是不是不行啊?是起不来还是早啊?”

公孙钤纵使再好的脾气,也要被仲堃仪给惹恼了。

“陵光他还小,我不想伤着他,况且我对这些事情也没有太大的欲望,也只是为了让他开心而已。”

仲堃仪不由得笑他。“陵光都26了,大学都毕业那么多年了,也就你还把他当孩子看,二十多年正是年轻气盛,你要是喂不饱他,说不定他真的出国去找他那青梅竹马了,到时候你哭都来不及,你还端着你那为人师表的臭架子有什么用,你不是人称公孙总撩的么,别撩而不上啊。”

公孙钤听他又提起那裘振,心中也是无奈,想到他和陵光的点点过往,感觉根本不可能放下他,陵光的各种,都是想让公孙钤放在手心上疼的。“那你说,我现在怎么办?”

仲堃仪嘿嘿了一声,靠公孙钤过来,在他耳边教了他几招。

几句话让公孙钤脸都红了,像他如此正直的祖国花园的园丁,何时听到过这些下流话。“仲兄果然饱读诗书啊。”

仲堃仪嘿嘿一笑,转而拍了拍他的肩:“公孙兄谬赞了,不过听我的准没错。”

左右也没有别的方法,公孙钤只能听仲堃仪的,暂且试一试了。

 

陵光下班了没有马上回家,而是先在外面溜达了一圈,然后还去酒吧喝了几杯,本来公孙钤是挺介意他去那种地方的,但是陵光心里这两天实在郁结,想去放松放松,没想到还被一个中年秃顶的大叔揩了油,陵光打了他一拳赶紧跑了回来。

本来以为公孙钤已经在家了,没想到家里黑漆漆的,也没一点声音。

公孙钤这种工作,上下班时间一般都挺准的,一般没道理会不在家,陵光正奇怪呢,突然灯被打开了。

“你在家不开灯搞什么...鬼?”陵光被忽然的光源吓了一跳,只觉得辣眼睛,一句话却在眼睛适应了光亮之后卡住了。

客厅里的沙发桌子都被移到了一边,整理出了好大的空间,公孙钤就站在中间,一身西装笔挺,好久没见到他穿的这么正式了,陵光一愣,摸不清他这是要干嘛。

公孙钤后面还有一块大白板,身前还有一张桌子,看着像平常学校用的那种,里面还有一把椅子。

“陵同学,你过来。”公孙钤刻意压低的声线听上去不由得人拒绝,只是陵光还是有点迟疑,没接话。

“老师说话你没听见吗,上课都迟到了还光站着,可是要被惩罚的。还不过来!”公孙钤加重了语气,陵光盯着他。公孙钤还戴上了一副金边眼镜,让他的眼神掩在眼镜后让人有点捉摸不透。

好一个斯文败类!陵光心里像是被撩到了,不由得走过去,拉开椅子坐下,软软的开口:“公孙老师,你要怎么惩罚我,我都可以。”

公孙其实内心并没有表面上那么平静,陵光平常都特别吵闹,自己也是对他基本有求必应,难得这小魔王这么听自己的话,他感觉终于找到了点年龄上的优越感。

公孙钤向前一步捏住陵光肉肉的脸,轻轻摩挲着,感受着指尖柔软的触感,又是一紧捏,手指都掐到陵光的两个小酒窝里去了。

陵光眼眶一红,强忍着没出声,想看看公孙接下来要做什么。

“痛吗?”公孙钤在陵光耳旁轻轻问他。

“不…不痛。”

“哦。”公孙钤不咸不淡的一声表示回应。

就“哦”???陵光觉着今天的公孙钤像是换了一个人,一点不愿意顺着他,一阵委屈涌上来,刚想说点什么,公孙钤却一下绕到了他身后,从背后环住他。

虽然陵光也是181的身高,但是被189的公孙钤还是压了一头,只得被他圈住,身体僵着一动不动。

公孙从书桌上堆的一叠卷子和书里随意抽出了一张卷子,又拽了一支笔塞陵光手里。

“写。”一个字,简明扼要。

陵光的脸上写满了不愿意,虽然他喜欢的人是语文老师,这也并不代表他喜欢语文这门课啊,上课的时候在课上也是光看人,完全不知道上了点啥,满脑子的不可描述,更不用说毕业了那么多年的现在了。

他勉勉强强的拿起笔,随意的划拉了两下,慢吞吞的写下了自己的名字,想着和公孙钤撒个娇免了这个。

公孙钤当然摸清了陵光的套路,在他开口前,掐了陵光的大腿一把。

“哎呀,你干嘛呀你!”陵光疼的眼泪汪汪的,这是公孙最喜欢看到的一个场景了。

“让你写你就写,还要我手把手教你写吗?”

陵光撅噘嘴:“写就写么,还掐我,那么疼。”

“那我给你揉揉?”

“恩。”

公孙钤说着就上手将陵光的衬衫从裤子中抽了出来,尖尖的下巴垫在陵光的肩上,轻轻晃着他,一边看着陵光绞尽脑汁的做题,一边慢悠悠的解着他的扣子。

陵光的反射弧可长。“你揉我腿啊,解我上面扣子干嘛?”

“你说我干嘛?不过…这样也行。”

公孙钤夺了陵光手里的笔,随意一扔,笔掉在地上发出一声脆响,又把桌上的东西都扫到地下,一下把陵光抱到了刚刚清理出来的地方。

陵光被他这一下弄的有点懵。这是霸道总裁的玩法么?

公孙钤毋庸置疑的介入陵光双腿之间,陵光被公孙钤推的只能用手抓住桌角边沿来撑住自己才不至于摔下去。

现在,公孙钤离陵光几乎没有距离,他轻轻的呼吸陵光都能感受到。

“我想亲你。”

“好…好啊。”陵光愣愣的答应他。

“那你说,我是亲上面还是…亲下面。”公孙钤凝视着他,听到这话,老司机陵光也忍不住有点脸红。

“随便你!”

公孙钤的眼里盛满了笑意。“那可随我了啊。”


【钤光】七年之痒 准备上车!

两仪小课堂之钤光篇:七年之痒 现代au ooc注意!ooc注意!ooc注意!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有不适不要打我! 其实这辆车从中秋之前就开始开了。。现在也没开完。。但是被今天直播刺激了我要先把前面的放上来!!
我们的目标就是搞事搞事搞事!!!

公孙老师最近很苦恼,为什么呢。 自然是因为他家中那个小霸王,陵光同学了。 


其实叫他陵光同学已经不是很准确了,因为虽然公孙在陵光高中的时候做过他的语文老师,但自从他们在陵光毕业后确立关系,已经过去七年了,因此,这个称呼只有两人在床上的时候才会提起,权当了床上的情趣。


 ä½†è¦è¯´å…¬å­™é’¤è‡ªå·±çš„想法,作为一个优秀的人民教师,他其实是对这个称呼是拒绝的,因为每次陵光在床上这么喊他,那一夜他必然会做梦梦到年级主任和校长在他身后追着他打,怀着对失去工作的深深恐惧,公孙钤每次听到陵光这么喊他,都会感觉自己的后背发凉,可陵光偏偏喜欢这套,以至于每次上床公孙钤都想草草了事,但自己也没仔细想这件事,直到...... 


这一天,公孙钤难得下午没课,本想去接陵光下班,却听到他一边走出公司门,一边在和孟章在打电话。 

“小绿,我觉得这样下去不是办法,我可能想...分手了...”陵光用一向软糯糯的声调,还带着点哽咽的感觉,“不然为什么他每次都把和我上床当成任务去完成?” 


“你想多了,公孙他是真爱你的,你为什么不直截了当的和他谈谈呢?”孟章性子好,慢慢的劝他。


 â€œæˆ‘不管,就他那样每次都一成不变的,每当我想和他说换一种他就用一种教育学生的眼神看我,搞得我像祖国花园里的霸王花一样,我已经受够了,我要回去找裘振,也总比和他再这样下去的好!”陵光越说越激动,甚至还提到了公孙钤一直以来的痛点——陵光的青梅竹马,裘振。


裘振和陵光那点事情,作为同样和陵光一起长大的孟章早就告诉过公孙钤,并且万万叮嘱他一定要看住陵光,要不是裘振在高一时候出国了,他和陵光这事儿根本不可能成,甚至还暗地里暗示过他,陵光有可能只是把他当做裘振的替代品。


 è¦è¯´å…¬å­™é’¤å®Œå…¨ä¸åœ¨æ„é™µå…‰å’Œè£˜æŒ¯çš„事情肯定是假的,不过,听了孟章的话,他的确有注意过陵光和裘振的来往,裘振这人也是很正直一人,说了对陵光已经没有了想法也是真的。只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听到陵光这么说,公孙钤心头一紧,觉得,如果再不做点什么,陵光很有可能真的要和自己分手了。 


于是,他没上前去接陵光,而是直接去找了仲堃仪。


 è¿™ä»²å ƒä»ªè¿˜æœ‰å¦ä¸€ä¸ªèº«ä»½ï¼Œå­Ÿç« çš„男朋友。


这俩和公孙钤与陵光完全是倒了个个,仲堃仪天天拉着孟章尝试各种乱七八糟的东西,孟章虽然一开始不愿意,到最后也只能半推半就的任他为所欲为。


 ä»²å ƒä»ªå’Œå…¬å­™é’¤ä¹Ÿæ˜¯å¥½å‹ï¼Œä¸è¿‡ä»²å ƒä»ªç»å¸¸ä¼šæ‹¿å…¬å­™é’¤çš„床上事情说笑,觉得他没有意思,像陵光那样闹腾的性格,必定是个不安分的主,却偏偏遇到公孙钤这个书呆子。 


听了公孙钤的叙述,仲堃仪先是一愣,然后毫不做作的大笑了两分钟,公孙钤只得等他笑完。


 ä»²å ƒä»ªç¬‘的前仰后合,丝毫不给公孙钤面子,搞得咖啡厅里的其他人时不时的向他们投来责怪的目光。


“哈哈...哈,这件事,我支持陵光...哎呀不行,让我再笑一会儿...” 


公孙钤无奈。“有这么好笑吗,我是来找你想办法的,不是给你来提供笑料的,你还是不是我好朋友了??” 


仲堃仪好一阵才让自己缓过来:“小包子真要因为这个和你分手,肯定是积怨已久了。你老实和我说,公孙老师,你是不是不行啊?是起不来还是早啊?” 


公孙钤纵使再好的脾气,也要被仲堃仪给惹恼了。 “陵光他还小,我不想伤着他,况且我对这些事情也没有太大的欲望,也只是为了让他开心而已。” 


仲堃仪不由得笑他。“陵光都26了,大学都毕业那么多年了,也就你还把他当孩子看,二十多年正是年轻气盛,你要是喂不饱他,说不定他真的出国去找他那青梅竹马了,到时候你哭都来不及,别再端着你那为人师表的臭架子了,你不是人称公孙总撩的么,别撩而不上啊。”


 å…¬å­™é’¤å¬ä»–又提起那裘振,心中也是无奈,想到他和陵光的点点过往,感觉根本不可能放下他,陵光的各种,都是想让公孙钤放在手心上疼的。“那你说,我现在怎么办?” 


仲堃仪嘿嘿了一声,靠公孙钤过来,在他耳边教了他几招。 几句话让公孙钤脸都红了,像他如此正直的祖国花园的园丁,何时听到过这些下流话。“仲兄果然饱读诗书啊。” 


仲堃仪拍了拍他的肩:“公孙兄谬赞了,不过听我的准没错。” 左右也没有别的方法,公孙钤只能听仲堃仪的,暂且试一试了。 


陵光下班了没有马上回家,而是先在外面溜达了一圈,然后还去酒吧喝了几杯,本来公孙钤是挺介意他去那种地方的,但是陵光心里这两天实在郁结,想去放松放松,没想到还被一个中年秃顶的大叔揩了油,陵光打了他一拳赶紧跑了回来。 本来以为公孙钤已经在家了,没想到家里黑漆漆的,也没一点声音。


 å…¬å­™é’¤è¿™ç§è€å¸ˆï¼Œä¸Šä¸‹ç­æ—¶é—´ä¸€èˆ¬éƒ½æŒºå‡†çš„,一般没道理会不在家,陵光正奇怪呢,突然灯被打开了。 “你在家不开灯搞什么...鬼?”


陵光被忽然的光源吓了一跳,只觉得辣眼睛,一句话却在眼睛适应了光亮之后卡主了。 


客厅里的沙发桌子都被移到了一边,整理出了好大的空间,公孙钤就站在中间,一身西装笔挺,好久没见到他穿的这么正式了,陵光一愣,摸不清他这是要干嘛。


 å…¬å­™é’¤åŽé¢è¿˜æœ‰ä¸€å—大白板,身前还有一张桌子,看着像平常学校用的那种,里面还有一把椅子。


 â€œé™µåŒå­¦ï¼Œä½ è¿‡æ¥ã€‚”公孙钤刻意压低的声线听上去不由得人拒绝,只是陵光还是有点迟疑,没接话。


 â€œè€å¸ˆè¯´è¯ä½ æ²¡å¬è§å—,上课都迟到了还光站着,要被惩罚的。还不过来!”公孙钤加重了语气,陵光盯着他。


公孙钤还戴上了一副金边眼镜,让他的眼神掩在眼镜后让人有点捉摸不透。


 å¥½ä¸€ä¸ªæ–¯æ–‡è´¥ç±»ï¼é™µå…‰å¿ƒé‡Œåƒæ˜¯è¢«æ’©åˆ°äº†ï¼Œä¸ç”±å¾—走过去,拉开椅子坐下,软软的开口:“公孙老师,你要怎么惩罚我,我都可以。” 


公孙其实内心并没有表面上那么平静,陵光平常都特别吵闹,自己也是基本有求必应,难得这么听自己的话,感觉终于找到了点年龄上的优越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