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子开钱💰

拷住你,你就是我一个人的犯人啦(*>◡❛)


第一次画画求不打嘤。激情画作!

画风学的一位金光太太,然而忘记太太的名字了😂😂(就很中意那两坨...)

不吃不点,点开也能叉,圈管最讨厌。

优胜劣汰自然能找到好文,写的不好的给出鼓励让他们成为新的太太这样才是应有的生态。

Astre:

占tag致歉。


最近德哈圈出了个ooc圈管,我个人是很讨厌围绕ooc撕起来的一堆破事的,比如以前群起而攻之的《生而高贵》,我自己也不喜欢这篇文,但我更不喜欢作者因为ooc这种理由被骂。你可以说他文笔不好,讲故事能力不好,但不能说“他写的不是你所认为的。”


但我没想到现在还有奇葩逼太太删文,不删就举报??还是我一直很喜欢的一个太太。


这位奇葩说横竖横太太的《镀金时代》娘化了哈利,说ABO设定就是披着bg的耽美。bl说到底是社会学的一部分, bl世界是性差畸形的世界,它其实体现出真实生活在这个社会中的我们的思想。 å¯bl多由女性执笔,故事多面向女性,且受本身承载了性差中女性的特征,因此往往被诟病。受的性格塑造几乎已经成了最容易被盯上的问题。 ä¸­å›½è€½ç¾ŽåœˆæŽ¨å´‡å¼ºå¼ºï¼Œå¯å—在bl世界的性差决定了他难以维持原本的样子。在几乎强势的打压下,许多同人中甚至出现了受的个性强于原著的情况,排除个人喜好,也有作者过分意识受不能弱的原则,导致物极必反。


首先不ooc基本是不可能的,你要让原著里本来不爱的两人去相爱,还要让他们爱的真真切切,这本来就是最大的ooc了。在最开始,同人是作者本人对原作发展产生了不满足,继而去填补空虚而写的。(考证取自《腐女子思想大系》)为了愉悦自己,顺便愉悦别人。就像一个病态的人对现实不满,但每个人病态不同,有的人需要安慰,有的人需要被虐待,有的人需要音乐,有的人需要偷别人的贴身衣物才能治愈。不同的病人需要不同的医生,但我们现在做的却是企图用一个医生治愈百病。同人它满足的只是同道中人,一篇被修正的东西愉悦不了任何人。


中国的同人太像八股,在中国,同人不是取悦,而是一种强迫症,是「在虚假中强迫真实感,不作为男性不了解男性却用各自的理解强迫真实的男同既视感,每个人(自己)的理解中形成一条对同人的约束,许多人用集合的形式把这个约束变得尖锐无比,并将其作为所谓的规则」的新时代八股文,主考官是当朝的皇帝大臣们。同人的存在到底该满足谁?你希望它变成你喜欢的,是希望它满足自己,他的欲望谁来满足?那么,作者原本想写的是什么来着?


中国同人圈目前有意识地将二次创作控制在一个范围中,超过这个线会被打得很惨,所以你看不到它原本能发散成什么样子了。不过日本腐女完全不这么认为,她们对ooc的介意并不严重。


如果要看一个国家的某个文化领域是否发达,只需要看它能将这个领域定义到多细。


日本的二次创作没有ooc这个词,有一个词叫崩坏,但它的范围非常广,涉及原作人物在原作中忽然变了个性,原作画风变了,二次创作画风与原作差距大,当然包含我们说的个性崩坏的意思。


我并非强做对比,但客观地说,日本同人腐女圈保持了同人原有的初心。


你觉得ooc是绝对不能接受的,那就看看日本圈怎么看待ooc。我要说的并非她们多么前卫、开放,多么尊重别人的劳动成果,哪怕那个成果污了不少人的眼。


最初同人的出现是因为原作的结局没能让观众感觉满足,为了满足人类精神的需求,才有了二次创作。


也就是说,同人的目的其实是满足需求。


换个简单的理解方法,就像人们都饿了,不一样的人有不一样的胃口,你爱兰州拉面,我爱新疆羊肉串。


读者就是饭客,而作者呢,就是一个个餐厅。我喜欢做兰州拉面,你喜欢做新疆羊肉串,我们各自贴出招牌,不干扰对方做生意。


也就是说,我得不到满足,是因为我想看原著里那个拽哥表现出病娇的样子,我想看哈利娘化的样子,我就是想看和原著不同的他们,我就喜欢喝洒满盐的牛奶!


中国腐女圈给予了饭客足够的自由,却不给餐厅足够的自由,而日本只是保留了那些餐厅,你想吃什么吃什么,吃坏了算你自己的,大家对号入座,你情我愿,为什么要让标准健康的绿色食物(原著向)干涉呢。


原著向只是一道最受欢迎的、最健康的菜,却不能满足所有人的胃口,你把它提得太高,不仅影响了享受吃地摊的人的心情,还是很多人得不到满足。那么,同人圈存在的意义又是什么?


更何况同人是精神追求,你吃了不想吃的东西可以充饥,精神这种东西得不到满足,本质是不能替代的。


可能很多人会想到对原著的尊重问题,这其实恰恰证明了原著向不比ooc高贵,因为对于原作来说,我们都是不尊重,我们是侵权,不用五十步笑百步,只是现在同人侵权被当做一个一夫多妻类的问题处理,女方不告不管,原作者不告不管。我们好不容易挣脱了法的束缚,又将自己了捆起来……


而且并不是所有性格“崩坏”都叫ooc。


原创作者很自由,通过一个个经历不断打磨角色。


同人作品一样有自由,在同人写作开始的截点开始,不同的作者给予角色不同的经历,按照自己的方式再次塑造角色。


两者的目的绝不是让角色在终点保持起点时的样子,就算原著向同人,也不是。


根据不同的经历,改变或大或小,或好或坏,都强过一成不变。


一成不变等于告诉读者,这个角色在我笔下,白白转了一遭。


同人,就是一个不断给既定角色增加经历,从而让他的改变体现文章价值观的过程。


所谓ooc,就是作者在没有给出经历前无故改动角色,


所谓不ooc,就是作者完全不改动,或给出合理的解释再改动角色。


你可以把自己看做角色,回想几年前的自己,那种改变,多半不是你的崩坏,而是这几年的经历所致。


我最喜欢的角色,爆豪胜己。


他在原著中经历了三个阶段,


1,欺负主角,一脸胖虎相(国中)


2,进入雄英受挫成长


3,从主角身上汲取养分,和主角关系缓和


原著的改变被认为顺理成章。


可假设目前只更新到1阶段,出现了一篇同人以同样的个人设定让他变成第3阶段,那必定变成众矢之的:怎么胖虎就变成吸粉人设了?这种校园欺凌的人渣不会这样!这是无脑洗白角色!


如果恰巧作者后期真的这么画了,那作者会变成一段神话。


同人圈早期对于角色维持的矫枉过正让我们本能排斥角色的变化(哪怕是合理的),继而排斥角色有变化的文,继而排斥写了那篇文的作者(二次设定更改是对原著的不尊重)。


贴吧同人的没落到LOFTER等自由平台的崛起是个必然的过程,同人有权且需要打破贴吧吧务个人制定的一系列行文规则,在一个自由的空间百花齐放,呈现出它的多样性。


作者就像一家餐馆的主人,读者好比食客,你爱吃酸爱吃辣,各自找自己的餐馆去,不能因为个人喜好让一个店放弃特色改头换面。


你可以指出这家店的不足,但也该管理自己的心态。


不要这边吃好了(温馨向),还吐槽一下隔壁不爱吃的东西(暗黑向),不要这边吃的貌似高雅了点(原著向),就看不起隔壁的小吃(小白文),况且你还偶尔去吃,只是心里早已框定它低一等。

【吞雪】真假-汉尼拔AU

不出意外的话是ooc的,太久不写文,最近正好重温了吞雪和几个陈年cp,复建写一下,所有有关心理的都是瞎BB,不要考究啦,当然也可以指出问题,阅文快乐~


剑雪无名不是第一次来到这个办公室。和常人对心理咨询惯有的抵触情绪不同,剑雪无名对于接下来的谈话总是带着一丝期待,一点对未知的好奇,仿佛不是进行一次治疗,而只是老友之间的对谈。

推开厚重且花样繁复的木门,剑雪无名毫不犹豫地踏入他人的范围,却无任何的紧张和无所适从。

他的医生早已准备好茶水,在面对着的两张单人沙发的其中一张坐下。见他来了,医生没有起身,只是示意他一同坐下。

“剑雪无名。”

“叫我剑雪吧。”他更正医生的称呼。

“剑雪无名。”医生依旧这么称呼他,剑雪抬了抬眉毛,也不继续坚持。

“最近有新读了什么书吗?”医生似乎不打算直接进入主题,先是问了点日常小事。

剑雪无名点了点头:“依旧在读一步大师的《莲华经》,有所感悟。不过…”

“不过什么?”察觉剑雪无名言语中的停顿,医生倒是维持了自己沉稳的语调,顺着剑雪无名的话提出了自己的问题。

剑雪无名从随身的包里掏了掏,拿出了一本线装的书,还是从右向左翻的传统样式,深蓝色的封面和上面的褶皱也显示了它所经历的岁月痕迹。

剑雪无名直直地维持着把书递出去的姿势,示意医生去接。

医生本来只是随意一问,也没想到剑雪无名会随身带着这本书,只好接过。

封面上只有书名——《一莲托生品》,没有作者名字,没有出版社名字。怕是什么小摊上淘来的三流小说吧。医生这么想。

“这是一个朋友给我的,本应从未见过,但是拿到的时候就有一种熟悉之感。你知道,最奇怪的是什么吗?”剑雪无名用清亮的眼神注视着他的医生,仿佛一小洼清水,直彻心底。

没等医生回应,剑雪无名继续说道:“这本书的主角有三人,其中两人和你我同名,剑雪无名,与吞佛童子。”

被唤作吞佛童子的医生听着剑雪无名的讲述,翻开了第一页。

“故事讲的是,在遥远的北域,有两名剑客,一名为人邪,一名为剑邪…”剑雪无名的声音如同他单纯的眼神一样清亮,很容易让人产生好感。

剑雪无名微微前倾着身体。“一人找寻过去,一人追寻未来。你说,是找寻过去的人更辛苦,还是追寻未来的人更艰难呢?”

吞佛童子随着翻书的动作渐渐锁紧了眉。

这本书,除了封面,里面,没有一个字。

“立场不同,想法不同,会有不同的答案。”

“如果是我,答案一直是一样的,你知道的。”剑雪无名垂下眼,放在膝头的双手不由得攥紧了些。

“你说的第三人,是一剑封禅?”吞佛童子停止了翻书的动作,把书倒扣在膝盖上,再度询问。

剑雪无名点点头。

“这次的一剑封禅,是什么样的?”

剑雪无名低下头思考了一会儿,然后眼神飘向窗口,开始描述那个人。“他,依然很像你,一样的面容,一样的固执,一样带着点风雪冰冷的味道。他会耐心地回答我所有的问题,会强硬地要求我吃肉…”说到这儿,剑雪无名忍不住带上了一丝责怪的味道。

“你茹素?”

“你知道的呀,佛家弟子见不得杀生,自然是茹素的。”

“剑雪无名,这是我们第二次见面。”

剑雪无名笑了,眼眉弯成了月牙样。“你说什么呢,一剑封禅?”

“你刚刚还叫我吞佛童子。”吞佛童子依然是那副岿然不动的样子。

剑雪无名抬起身体,掩住了吞佛童子盖在书页上的手。“吞佛童子,和一剑封禅,本来就是一个人呀,我都知道的,你怎么不知道呢。”

吞佛童子就这样看着剑雪无名距离很近的眼,波澜不惊。

“时间到了。”

 

吞佛童子其实并不是第二次见剑雪无名,他观察他很久了。

自从他第一次以心理顾问身份为苦境警察局提供咨询服务开始,他就知道有剑雪无名这个人,偶尔在警局也见过剑雪无名飘飘忽忽地走过去的样子,仿佛一个幽灵。

警局一把手素还真难得见工作狂吞佛童子对一个人表示出感兴趣的样子,自发地给他介绍剑雪无名。

“剑雪他呀,是我们这儿最好的犯罪分析师,他的共情能力可不是谁都有的,只是…”素还真话说了一半,闪着一双亮亮的眼睛等着吞佛童子主动询问。

“只是?”吞佛童子配合着问了。

素还真拿起刚得了的茶,喝了一口,才慢悠悠地说道:“他的精神状态一直不太稳定。”素还真一边说着,一边观察吞佛童子的表情。“正好,你也是优秀的心理医生,要是你能帮我调整好剑雪的状态,也算是为民造福的大功一件呀。”

吞佛童子抬了抬眉毛,不置可否。

倒是素还真,自那之后就屡屡鼓吹剑雪无名来见吞佛童子。剑雪无名一开始是不愿意来的,但耐不住素还真一趟趟的跑,还是去了。素还真有一种当了月老的蜜汁感觉…

当然,这也是后话了。

吞佛童子有些好奇剑雪无名的共情能力到底有多出色,无事的时候,他会跟着剑雪无名,沿着他的生活轨迹一路走。

剑雪无名的生活很简单,除了在学校教书和在警局的顾问工作,只有几条狗陪着他。和狗在一起的时候,他最放松。和人在一起的时候,即使作为教授,他都显得有几分拘谨和小心翼翼。可以说,除了共情能力之外,他是一个内向的普通人。

但剑雪无名也有一些吞佛童子看来无伤大雅的小毛病。

剑雪无名会梦游。梦游的时候他可能会走出家门,绕着家门口的树走上几圈,再回到床上。吞佛童子不会去叫醒他,反而他对此也很好奇,为什么他只绕着那几颗梅树走,而不会走远。

剑雪无名还有一个想象中的朋友,叫做一剑封禅。不同于一些孤独的小朋友为自己想象的玩伴,一剑封禅总是以不一样的面目出现,有时候是一名剑客,有时候是一个烤肉的,有时候是一个近似于百科全书的存在。吞佛童子经常能看到剑雪无名一个人的时候,会向身旁的空气询问一些光怪陆离的问题,之后隔了一会儿,仿佛得到了答案一般,点点头继续问着下一个奇怪的问题。

吞佛童子对这样的剑雪无名更有兴趣了。为什么要治好他?这样的他,破碎而美丽,正是自己想要的。

 

最近剑雪无名醒来的时候,都觉得身体特别累,仿佛走了很长的路,双腿的酸胀感让他无法忽视。他坐在床上静静思考,然而并没有任何相关的记忆。剑雪无名不是一个会深究的人,于是他放弃了,不再去想。

今天虽然是周末,但是他必须要遵循自己的安排。如往常一般带狗出去溜了几圈之后,他驱车来到医院,倒不是因为自己生病,而是来看一个人。

这个人,叫做朱厌,是剑雪无名前段时间提供咨询的一桩案件中的唯一幸存者。他的母亲早亡,父亲迷恋着他,杀了好几个长相有一点相似的年轻男学生,最后甚至想杀了朱厌,还好剑雪无名及时赶到,击毙了犯人。

那也是剑雪无名第一次开枪,作为一个教授和咨询顾问,他自认为没有配枪的必要,但被素还真逼着还是带了,只是没想到那天就用到了。

朱厌其实了解父亲对自己扭曲的感情,但是一直假装不知道,不了解,不去碰触,以沉默去拒绝,直到自己最好的朋友也被父亲杀死,才有了动摇,有了反抗父亲的想法。

但那毕竟是带自己长大的父亲,在自己面前被杀死,自己又成了孤儿,不可能有人毫无动容。于是,剑雪无名常常来看他,经常是什么都不说,什么都不做,只是坐在朱厌旁边看着他,或者看看书。

其实朱厌已经满了十八岁,具备了独自生活的能力,以后怎么样剑雪无名应该是管不了的,但是剑雪无名的内心总是有一种说不上来的内疚感,驱使着他一次又一次地为朱厌奔忙。

“不如…”

“我能和你回去吗?”两人几乎是同时开口,然后均是一愣,仿佛心有灵犀的想法。

 

朱厌就这么跟着剑雪无名回了勉强可以称之为家的地方。

来了没有几天,朱厌很快就熟悉了这里,剑雪无名住的地方实在不大。从小神经敏感的朱厌发现了有人在注视着这里,注视着这个两人居住的地方。不知道其来意为何,朱厌也就没有贸然告诉剑雪无名。

这天,朱厌下去倒垃圾,他很习惯黑暗,因此没有点亮楼梯间的灯,慢悠悠的晃下来,脚步轻悄悄的。

果然,他站在楼道的阴影里,看到了不远处有个穿着胶质雨衣的人。

那是街灯的死角,看不清那人的脸,要不是朱厌视力过人也发现不了他。

朱厌真的讨厌这种被人注视的感觉,就像之前被父亲注视的感觉一样,不管有没有恶意,都让他感觉全身发毛。

正想着,那人改变了抬着头的姿势,把头转向他的方向。

他发现了吗?朱厌不由得又往黑暗深处挪了一步。

那人静止了几秒,转身走了。朱厌长舒了一口气,希望只是自己太过敏感了。

回到了家,剑雪无名已经在沙发上睡着了。

朱厌皱眉,最近剑雪无名睡的越来越早,有时手里还做着别的,就那么睡着了,有时即使醒着,也是浑浑噩噩,叫他也似乎听不到一样,真是有点奇怪。一开始只当剑雪无名要兼顾两边的工作累了,现在却不得不让他担心。

是时候采取一些措施了。

想到这里,朱厌从剑雪无名的包里翻找着手机。

“嘟嘟——”

“您好,请问是素局长吗?”

 

吞佛童子不知道为何最近观察剑雪无名的时间越来越多,在自己都没有注意到的时候,投入了太多的精力,连本应最喜欢的事情都做的少了。

吞佛童子很饿,那是一种从灵魂中泄出的感觉,如影随形,无法摆脱。这样的感觉在看到剑雪无名的时候越来越清晰,越来越深刻。仿佛站在深渊旁边往里看,明明什么都看不到,但就是想舍弃一切跳进去。

他一如以往优雅地切割着瓷盘里的菜肴,慢慢把肉切成小块,送一块入口,却没有满足感,发涩且酸。

讨厌的人连做出来的肉都被毁了啊。吞佛童子叹息。

“叮咚——”手机因收到讯息而发出了提示。吞佛童子停下进食的动作,去够手机。

手机的屏幕发出幽幽的光。

是素还真。

鱼上钩了。

 

新一次的治疗,是朱厌带着剑雪无名来的,朱厌放不下心让现在这样精神不佳的剑雪无名开车。

吞佛童子依旧坐在老位置上,看着朱厌把剑雪无名安置在对面的沙发上,没有动作。

倒是朱厌被吞佛童子的眼神看得发毛,就像那是被雨衣中的人注视着的时候一样。朱厌本是想陪着剑雪无名的,但是吞佛童子说心理治疗是隐私的,不能有旁人在场,还会影响效果。

朱厌不得不离开。

在朱厌带上门之前,吞佛童子突然开口:“你很喜欢他吗?”

朱厌被问的一愣,思考了一会,回答道:“他是一个很好的人,会是一个合格的父亲。”

吞佛童子没有回应。

治疗室又只剩下了他们两个人,吞佛童子起身,站在剑雪无名旁边许久,看着他失神的双眼和迷茫的表情。显然,他现在已经不知道自己身处何处,身旁有何人了。

似乎就只要这样静静地站在他旁边,自己的灵魂就不再叫嚣,可以再度回归沉静。

这样很好。

作为陪伴的回报,吞佛童子愿意做他的一剑封禅。

只要剑雪无名还想要。

 

苦境警察局的素局长这两天处于生人勿近的状态,大家都小心翼翼,生怕一点点的错误就能让一贯脾气还算好的素局长彻底爆炸。

“是劣者错了,不应该让剑雪去的,没想到吞佛童子竟然弄假成真了!还把那孩子一起带走了!”

“好了素还真,本来出这种馊主意让剑雪去做什么卧底你就傻的可以,赶紧别吵了把人找回来才是要紧。”素还真的师弟,也是警局的二把手——谈无欲难得“劝慰”自家师兄。

但他们都低估了吞佛童子的藏匿本事,只要他有心,躲避追查不是难事。

故事真假又如何,吞佛童子想让这其为真就能为真,想让它假就能作假,他想要的,从来不是一个故事,而是故事中的人,至于在故事中扮演什么角色他并不在意。

剑雪无名,你是我的了。


想儿子啦,儿子大名慕念卿,人家比我早就有媳妇啦嘻嘻☺️☺️

从早上9点到晚上7点的行程😃😃😃
腰酸背痛感觉经历长征啊QAQ 集到三个签名还是很开心!!
下一次见BC可能是在国外了嘤_(:3」∠)_
吹一波欧美明星!真的好暖呐!签名合照有求必应完全没有架子而且360无死角!!!
主吹女神Tilda!179cm简直美炸!我无法用英语吹啊😂😂😂
白学英语了好吗! 我爱我的欧美圈!我要再粉一万年!!!

大峰世界无敌可爱~和温柔体贴的连先生(づ●─●)づ

真的无法用言语形容他们的美好_(:3」∠)_

今天努力想让彭彭注意到我想给大峰问问题,最后没问到,心疼一下我自己,为自己续一秒|・ω・`)

我的白衣夫夫最甜!哎呀Evan你的手!

哎呀易恩你的眼神收一收好吗(」゜ロ゜)」

大家自己感受一下孟章王的可爱颜值和肌肉(」゜ロ゜)」

在p图的过程中已经被可爱哭了(づ●─●)づ

第一张真的被撩到了_(:3」∠)_

好可惜熊老师没有来,彭彭一个人还一直被cue😂😂😂

【蹇齐蹇无差】奈何奈何,(天凉了就捅个刀吧【。)

#被昨晚刺激的产物#

#关于地府那些都是胡诌的,只是为了梗设定#

#梗灵感来自 @暗暗 #

跪下求你吃我安利 @甲戌时人 


↓↓↓↓↓↓

奈何奈何

 

世人传言,去那阴曹地府,必须过那奈何桥,在那桥上饮过孟婆熬煮的汤,得忘却了前生今世,才能根据其一生功过,在阎王面前获得批判,或是转世,或是接受重重刑狱惩罚。

但总有人,与众不同。

脸上满是沟壑的老妪看了站在一边的人,不由得深深叹了一口气。

那是一个年轻人,也不过二三十左右的样子,身覆厚重的铠甲,神情肃穆,一身抹不开的杀伐之气混着浓浓的血腥,手拿着一把剑,虽然看不到剑身,但是剑鞘上繁复的纹路也足以说明这把剑绝对不是凡品。

还有,最明显的,就是那一道脖子上的红痕。

这自杀之罪,最是要在功过簿上添过浓重一笔的,身体发肤,受之父母,有自己毁坏的,很有可能就会受到业火之刑。

可惜了啊,可惜。老妪一边观察着那年轻人,一边搅弄着自己那煮了不知道多久的汤。偶尔,也是能遇上几个即使喝了汤也忘不了前尘往事的人,一般,这样的人,都是带着对生者或者未结之事的依恋,不肯去转世的。于是,念其深情,都会许了他们留在桥上了结前事。

这桥上的人来来往往,大部分喝了汤的,即使喝汤之前有多么抗拒,喝了之后都只会眼神呆滞,木愣愣的就被送到阎王面前去了。哪像的那人,静静的喝完,平淡的告诉她,他,忘不了。

不知道何时他才能等到他要等的那个人啊。这地下与地上的时间也差不了多少,要是他等的那个人阳寿未尽,他还有的熬呢。不过左右已经死了,时间对他来说,也没有意义了。等一日,等一年,等十年,都是没有差别的。

他才来了没多久,估计才只是一个开始呢。老妪想。

然而她错了。

 

远处,有一白衣男子低头匆匆向此处走来,走到了队伍的最后。

随着队伍的慢慢移动,老妪可以看见了,这人服饰的样式竟然与那人有点相似,而且,同样有一道相似的红痕盘桓在他白净的脖颈上,白衣上染的点点红色大概也是他的血吧。

她忍不住去唤那白衣男子。

“年轻人,是否还有凡尘未了之事?”沙哑的嗓音引起了他的注意。

他猛地抬头,惊讶的看着她。

“你且向右边看看,是否识得那人?”白衣男子随着她手指的方向看去,看到熟悉的人影也是一愣。

那一定就是了。老妪想。

“去吧。”得了允许,白衣男子慢慢挪动步子走到那人面前,犹豫许久刚想开口唤他,却被他打断。

“我给你讲个故事罢。”

听到他的自称,他有点恍惚,多久没有听到他用我代称了。

“好。”他听到自己的声音这么说。

“我和他,相遇在一片树林中,那时,我遇到了刺客,逃跑过程中又不小心从马上摔下,当时我还以为我要死了,但是却被他带到一处养伤。那个地方好小,好破,根本比不上我以前住的地方,但那却是我最开心的一段日子。”他顿了顿,仿佛是陷入了自己的回忆,半晌,才继续说道,“那时候,他笑着对我介绍自己,那是我以前从来没有见过的,不带有任何谄媚或者是算计的笑,但我那时却还是在怀疑他是不是别的势力安插到我身边的卧底。”

“我也是糊涂极了的,见个日食也会害怕,他却说,他不信这些。我还在心里腹诽像他不惧神明的人,是会得到神明的报应的。没想到,之后的确应了这话,只是,这报应竟然是我亲手给了他的。”

“不,不是的——”白衣男子想去打断他,想告诉他那并不是事情的原貌。

“是我太自私,只想把他留在身边,给他最好的,却没考虑过他愿不愿意要这些,或者是他真正想要什么。”

白衣男子去拉他的手,却觉得他只剩了这一身躯壳,眼神直愣愣的看着前方,失了灵魂。“他只是想要你一世安康喜乐啊。”

但他似乎没有听见,只顾继续往下说。

“出了山林,他就很少笑了,只是在我身后,保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我和他说,我怕把他弄丢了。我是真心的,他变了,即使我拜他为上将军,许他食户千邑,他也没有像初见那样,只有满脸愁容,有时候,我都觉得自己越发看不透他了。”

“后来啊,他上了战场,我只能在后方等着军中发来的一日又一日胜利或失败的战报,看着那些纸,想象着战场上的血腥残酷,恨不得跟他一起去。只是我知道我不能,因为这朝中,羁绊困难还太多。”

“我一直想着,只要等到前方的战事一有起色,我就把人召回来,不管那些一口一个天意的人说什么,可是最后还是晚了。战报说,他为了一城子民投降了,最后送回的,只有他的铠甲和他的剑。我不怪他投降,如果是我的话,也会这么做的,毕竟子民无辜。我只怪我自己,当初为什么会怀疑他,要他去打一个不知其深浅的国家,而不是听他的建议,都是我的错,我明明说要相信他的,却一次又一次枉顾了他的信任,而他也不说,只是接受,他怎么那么傻呢…”

“再后来,我也上了战场,但这又有什么用呢,我没有他的天生将才,想着拼尽了最后的一点尊严,也要让世人看到,我天玑并不是懦弱之国。但是,这亡国之君,怎样难堪的,那王既留了我自裁的权利,我也愿意这么做,只是我还抱着最后一点希望,想象他还未身死,我还想在这里等他,等他安享了万年,再来这里找到我。不管要等多久,是十年,百年,还是直到灵魂散尽,我也想等到他,圆了最后的一点愿望,告诉他,都是我的错。然而,就是这样的深刻,但喝了那汤,我却已经连他的名字都已经想不起来了。”

“王上…”白衣男子听着他断断续续的叙述已然哽咽。

“如果能免了我自裁之过,准许我再世投胎,我一定会求阎王,下一世,让他不要再与我有什么纠葛了。”

“王上,他叫齐之侃,你叫蹇宾啊。”

“齐之侃…”他似乎是在细细咀嚼这个名字,“对不起,我已经不记得了…那你是谁?你知道我们俩的事情,应该也是我们身边的人吧。这一路,也辛苦你了。”蹇宾回握了白衣男子的手。

“走吧,王上,不要等了。”白衣男子想拉走他,但是他竟然拉不过他,蹇宾还是直直的站在那儿。

“不,我要等,我一定要等到他。”蹇宾坚持,白衣男子也了解他的王,只要他决定了事情,旁人都无法改变。

“好,那我在这儿陪你等。”白衣男子快步走到煮汤的锅旁边,舀了半碗汤,没有犹豫抬头饮尽。

抹掉那多余的汤汁,他重新走回了蹇宾的身边,抓住了他的手,对他说:“我陪你等,不管多久,只要你在这一日,我就在这一日。”

蹇宾没有缩回手,就这么任由他握着,也没说话。

白衣男子看着他的侧脸,感觉自己的清晰的意识也在逐渐涣散,不由得抓紧了一些。他不想再放手了,这里,没有朝堂,没有人心,没有权谋,即使最终的结局是消散于天地间,也是自己选择的。

有他相伴,无论在哪儿,都很好。


一個BGM拯救全世界的故事

这个吐槽很强势😂😂

伸懶腰:

星際迷航3超越星辰電影觀後感


含劇透 CP 慎


小艦長十年如一日的狗狗眼真的好藍好藍阿,3D大螢幕看著藍得沒有一點綠在裏面


------------------------------------------------------------------


預告你個小婊子,說好的U姐和大副感情破裂呢說好的回歸官配呢 ?


心疼Scotty 。


------------------------------------------------------------------


小艦長生日快樂,Bones麻麻鐵漢柔情(並沒有)陪你慶生 。你們偷拿小熊的酒是欺負他沒cp嗎( 嗯?你問我Sulu先森呢?…他…下面會講你自己看…)


那杯為艦長papa倒的酒,我實在忍不住想,錘哥如果crossover顯靈 ,會怎麼對待那杯酒 。是掏出仙宮佳釀震住場面呢 ?還是一口乾完摔地上喊 one more 呢?


嗯,不管哪個 ,總覺得醫生的吐槽都會很精彩 。


------------------------------------------------------------------


Sulu先森是gay 。嗯 。


------------------------------------------------------------------


對象不是小熊(天 怒 人 怨


------------------------------------------------------------------


這裡先來個前情提要,我是跟朋友兩個人去看的,位子基本坐滿,除了幾對情侶和幾個單純樸實不做作的男性觀眾,其他基本都可以確定是迷妹 。


我斜後方坐了兩個SK迷妹 。


不要問我怎麼辨認的,大家都知道電影院除了看4D,前後左右是離很近的,還沒開播的時候又特別安靜 。


她們聊天內容不斷傳出關鍵字如下:宇宙夫夫,擦玻璃,Pointy,手指吻 。


馬的我想不認都不行好嗎?


不過迷妹們都好可愛阿,觀影期間都小小聲的在討論,有些地方忍不住叫了一下還會自動把聲音調小,真是一群好孩子 。


不過好孩子也是禁不得撩撥阿 。


看見Sulu先森操作板上放著女兒的照片,


大家先懵逼了一下,接著整個影院開始一連串窸窸窣窣 。


而我斜後方那兩個小可愛↓


「欸Sulu有老婆哦?」


「有啊小熊阿」


「不是阿,那個是女兒吧?小熊能生嗎」


小熊能生嗎能生嗎能生嗎能生嗎能生嗎


「阿,也是哦……不對阿,那時候科技那麼發達了男男生子也不是不可能 。」妹子妳 …接受度真是海一樣寬廣阿…


「噢,好像有點道理 」哪裡有道理了??


「這樣看小熊不愧是俄羅斯人產後恢復的真好 。」媽呀妳們哈哈哈哈哈哈


好啦她們應該只是說笑(應該吧


綜合其他人的反應(大家都激動了起來忘記壓低聲音我聽得很滿足)除了斜後方這兩小甜餅,其他迷妹們大多是懵逼中帶著淡定 。


大概就是↓


有老婆孩子阿,都不是事兒,偷情Avi.想想就激動!求而不得深情虐戀也是帶感的不行!


然而幾幕後接艦現場 ↓


哦哦女兒挺可愛的,旁邊的那個男的也挺 ……嗯嗯??


觀影現場一片死寂


沒想到你是這樣的Sulu先森


-------------------------------------------------------------------


還是祝Sulu先森幸福 。


-------------------------------------------------------------------


小艦長你好熊啊,居然嫌日子過得太平淡,開頭那麼憂鬱嚴肅的樣子 ,結果一出現危機你就一個鯉魚打挺,原地滿血復活了啊 。


------------------------------------------------------------------


認真說,其實小艦長這個部分我覺得處理得很棒,雖然喜歡第一部那個日天日地無所畏懼的 Jim boy,但人總是要成長的 ,何況小艦長的本質其實沒有改變 (影片結尾再次見到做死小能手上線真開心 ) 。從申請離開星艦這個舉動就能明白,Jim在迷惘 。看不到盡頭是一件很可怕的事,容易讓人迷失自己 。


一直以來他為了證明些什麼,不斷往前沖,頭破血流也不肯停下來, 那時候他的勇氣有些初生之犢的青澀 。終於他證明了自己是他父親的兒子,從小到大的目標達成了,一下子沒有新目標,任務又太順利,反而讓小艦長無所適從(這孩子是那種逆境中盛開的花朵呢,環境越艱難開得越漂亮 )。


最後小艦長找回了初衷和目標,就又開始活蹦亂跳小花朵朵開啦 。


話說回來,艦長和大副各懷心思打算走人,兩個人都覺得反正船艦有對方在所以沒問題,還死活不肯告訴對方,那要是真走成了,場面一定很好看 。


-------------------------------------------------------------------


導演你說清楚你是不是ship醫生和大副的cp?


各種強行組隊 。


大副和醫生,小熊和艦長,Scotty 和… 欸?為什麼只有Scotty形單影隻?欺負人家是異性戀嗎?


不過小艦長和小熊真是兩個萌貨阿 ,小熊口音糊我一臉血 。


aye aye captain 講得那麼可愛真的沒問題嗎 ?


對小艦長那信賴又崇拜的小眼神簡直了,感覺艦長一定特別喜歡小熊 ,在他面前一點都不熊孩子,都是又帥氣又足智多謀的形象 。


突然打開了艦長和小熊cp的大門 。


這cp叫什麼?萌物組?


------------------------------------------------------------------


在碎石谷底,醫生糊大副傷口那一下,大副的叫聲真・超越星辰 。


完美點題 √,不愧是大副 。


-----------------------------------------------------------------


大副喜歡藍色阿,是小艦長眼睛的藍色呢?還是小艦長眼睛的藍色呢 ?好想知道阿 。


----------------------------------------------------------------


導演你說你推cp就認真點嘛,都強行讓醫生大副獨處了,雙方敞開心扉,氣氛正好的時候臺詞一個甩尾往奇怪的地方發展了 。你們感受一下 :


大副:「blablabla瓦肯blabla後代 blabla星球bla離開」


總之就是為了瓦肯繁衍等重責大任決定離開星艦,然後重點來了↓


「等等,Jim知道嗎?」臥槽醫官麻麻你好懂啊!


「我尚未找到合適的時間告訴他這件事 。」騙人!開頭電梯獨處那十幾秒被你藏進瀏海裡了嗎?!


「Jim知道會難過的,真不知道他沒有你該怎麼辦  。」醫生你想嫁兒砸的心情怎麼一下超前進度這麼多 ? 剛剛和大副聊天聊出了什麼不得了的結論嗎??


-------------------------------------------------------------------


U姐總攻霸氣滿滿 。


欸反派你不要離U姐這麼近好不好 ,離這麼近就算了你不要邊說話邊喘粗氣阿,我好擔心你的安危阿 。你知道招惹總攻的人都沒什麼好下場嗎?


-------------------------------------------------------------------


Jaylah妳的音樂品味很有深度,來,隔壁宇宙有一個叫Star-Lord的,有空多交流交流 。


-------------------------------------------------------------------


小艦長雖然在Bones這邊畫風蠢萌 ,在大副那裏一臉傻白甜,但是人家是貨真價實的學霸阿,智商從未下線 。臥底姐姐想開嘲諷,結果被反嘲諷了,最後死得那一個慘喔 。


-------------------------------------------------------------------


小熊你一臉認真的用槍指著臥底還跟她說Please是想可愛死誰? 不要跟壞人用敬語啦小可愛,你這樣很容易被拐走 。


------------------------------------------------------------------


阿,好想被小熊用槍指著


------------------------------------------------------------------


小艦長和Jaylah在沙塵之間的空中生死一握,我腦海裡想的全是你是風兒~我是沙~~


小艦長我對不起你,不要難過整部影片下來你還是帥得我不要不要的 。


-----------------------------------------------------------------


大副受傷仍然堅持拯救U姐,這本來應該很感人的,但是大副你根本是跑去被U姐救的吧?好吧你受重傷我不為難…嗯?等等,後面小艦長和反派決一死戰的時候,離你去救U姐那會兒也才沒過多久吧?你怎麼突然好像「 根本沒受傷 」一樣, 英勇的伸出雙臂一把將小艦長拉進小灰機裡的阿?


說好的重傷呢??


真愛真是好比腎上腺素的好東西阿


-------------------------------------------------------------------


醫生依舊吐槽擔當 。簡直是吐槽役裡的宇宙戰艦 。


------------------------------------------------------------------


宇宙夫夫聯手坑醫生,導演再次強行組隊,推cp的心不要太明顯 。不過我必須為反派小灰機的駕駛姿勢點讚,醫官那腰臀曲線簡直了!這又騎跨又把身體整個往前壓的姿勢讓人瞬間想到好多不太好的東西阿 ,導演你其實單純就是對醫生有什麼企圖對吧 。


嗯,我懂 。


-------------------------------------------------------------------


又一個內部菁英墮落的故事 。星聯你們的員工待遇…?


------------------------------------------------------------------


直覺告訴我反派哥哥當年也是有一個不肯放棄他生死追隨的基友什麼的,然後我的目標鎖定在了反派政營裡除了臥底和反派哥哥唯一有臺詞的傢伙 。他說什麼來著?


「去吧,你已經帶我們走了這麼遠 。」


此人只有這句臺詞 ,但裏面感覺包含了好多故事和回憶阿,反派哥哥的反應也是很值得深究,你不是要打造一個競爭激烈自私自利的社會嗎? 那你跟你基友含情脈脈淚相視,無語嚀噎 ,竟是轉身輕負,來生再見的淒美對視是怎麼回事??


說好的為他人犧牲是愚蠢的呢?你們不要說一套做一套阿 。


-------------------------------------------------------------------


BGM拯救世界 。


-------------------------------------------------------------------


又是一個音樂在手,神助我有的故事 (隔壁鄰居Star-Lord先森表示很欣慰 )


不過可不可以不要再玩蟻后蜂后設定了阿 ? 我知道一滅boss全軍覆沒比較好拍,但是近年的安德的遊戲阿獨立日阿還有好多好多前人們都玩過了,咱換個玩法好不? 蜂群理論真的是有點好猜啊 。


-------------------------------------------------------------------


熟悉的配方,熟悉的味道,我好像又聽見了擦玻璃的聲音 。


講真你們都那麼高科技了這麼重要的部件就不要再損壞後「神他媽只能手動」了好不好 ? 好不好?!小艦長你不會覺得只能手動這句話很耳熟嗎?你們一定要保留手動技能的話,那順便發明一個機器人或是機械手在旁邊用來操作這個技能很困難嗎?約克鎮玻璃是很髒嗎這麼需要人來擦 。


-------------------------------------------------------------------


驚喜生日派對什麼的,Bones簡直絕世好媽媽 (並不是


------------------------------------------------------------------


然後關於U姐和大副,我只有一個問題, 大副你說的那麼好聽什麼 「我想來陪伴妳參加這種社交活動 。」結果你陪伴的方法是把人家落在鏡頭之外, 自己在旁邊暗搓搓的等待小艦長湊過來,然後兩人開始無聲的腦交嗎? 你對陪伴這個詞是不是有什麼誤解 ??


-------------------------------------------------------------------


宇宙夫夫整部下來沒怎麼單獨同框 ,但一同框就不得了,從屏幕那一頭滿溢過來的性張力和星球引力一樣彼此環繞的默契根本是場沒有聲音的屠殺 。


非CP飯單純派派迷妹的朋友小聲對我嗷了句來看場科幻電影都被閃瞎 ,3D眼鏡快碎光了(朋友現在已沈迷SK無法自拔,請組織放心


聽到這句話我想起進場前工作人員親切的提醒: 如果觀影中眼鏡有甚麼問題,請立刻出來我們會為您做更換 。


我開始思考如果看到一半出去跟工作人員說我的眼鏡被閃碎了他會不會給我換一個,嗯,我說著玩的 。


宇宙夫夫真是沒羞沒臊阿 。但是我喜歡 。


最後,親愛的Anton,首映會那晚絢爛如星河光海的煙火,希望能為你照亮歸途,你永遠是我們心中的俄羅斯小天才,願你的靈魂超越星辰,永遠與我們同在 。


Покойся с миром(願你安息)


Sweet dreams ,LLAP .